陕西府谷县塌陷地震无人员伤亡

中新网西安5月8日电 (记者 阿琳娜)记者8日从陕西省榆林市地震台网监测中心获悉,当日发生在榆林市府谷县的塌陷地震,震中位于老虎沟煤矿(停产煤矿)井田范围内,震中周边的采空区地表出现不同程度裂缝,周边土山山崖出现轻微坍塌,无人员伤亡。

据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5月8日11时28分在陕西榆林市府谷县发生2.6级地震(塌陷),震中位于北纬39.15度,东经110.71度。

2019年下半年,瑞华遇到史上最大的“离职潮”。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9年10月中旬,瑞华一次性有190个合伙人提出退伙。这对于当时共有360多名合伙人的瑞华而言,堪称是垮掉了半壁江山,而中下层员工离职的也不在少数。

提及瑞华去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被迫”离开的亚索颇感无奈。

“瑞华的情况确实会影响到一部分人未来的规划,或许有人会另谋出路,或许有人会继续陪着瑞华沉浮,但从行业惯例而言,会计师事务所本身人员流动性就比较大,基本上,1年更换2至3成员工,3年迭代一批新员工。”对于公司现状,李松也觉得有些无奈。

据北大荒披露,截至2019年年末,瑞华的合伙人数量只剩下153人,瑞华的注册会计师人数为1212人,较2018年减少1040人。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从业人员总数为6796人。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也表示,证监会对瑞华的立案调查本身并不禁止其继续开展业务,但客观上会对公司业务产生负面影响,相关客户对瑞华的业务能力可能会产生疑虑。

“有些客户其实不愿意和我们解约,但没有办法,舆论压力太大了。”在亚索看来,由于被暂停承接新的证券业务,瑞华无法为国资企业等提供服务,无形之中少了一大批客户。

不能发展新客户的同时,也面临老客户流失。瑞华员工李松(化名)向记者解释称,根据国资委方面的要求,目前央企年审轮换机制是5年,其他企业根据合同的要求和具体情况进行签署。随着造假事件逐渐发酵,瑞华确实会面临原客户不愿续签的风险。

2015年至2017年,瑞华连续3年对*ST康得的年报出具“标准的无保留意见”。直到2018年年报,在*ST康得面临一系列“内忧外患”时,瑞华才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而在这4年时间里,瑞华从*ST康得方面拿到840万元审计费。

在*ST康得带来的负面影响不断发酵之时,瑞华又被卷入辅仁药业现金“蒸发”事件。两家上市公司相继因涉嫌财务造假被证监会调查,瑞华的业务也大受影响,多个IPO项目被喊停。

2019年上半年,*ST康得百亿元存款“失踪”,让审计机构瑞华饱受质疑,业务受到强烈冲击。

而上市公司方面支付的费用少则数十万元,多则数百万元。

成长史:4年高歌猛进成“一哥”

2016年,瑞华迎来最风光的时刻。中注协2016年会计所收入排名显示,瑞华40亿元的收入和普华永道仅差1亿元,离冠军宝座仅一步之隔。

北大荒(600598,SH)是为数不多选择与瑞华续约的上市公司。3月30日,北大荒披露称,2018年,瑞华审计上市公司家数343家;截至2020年3月1日,瑞华审计上市公司家数仅35家。

2019年7月,瑞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这家曾傲视群雄的会计事务所,为何落得如此境地?备受质疑以及业务崩塌的背后,埋藏着哪些祸根?作为曾经的国内会计所“一哥”,瑞华究竟会去向何方?

“毕竟在2013年,是由国内最大的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合并起来的,当时在业界也引起不小的轰动。”对于瑞华辉煌的过往,李松印象颇深。

瑞华官网目前仍这样介绍公司:具有二十多年的发展历史,现有从业人员9000多名、注册会计师2500多名、合伙人360多名、全国会计领军人才20多名。

资深注册会计师、知名财税专家刘志耕则指出,*ST康得事件不仅让整个审计行业备受关注,更直接导致瑞华“爆雷”,成为瑞华走向衰落的导火索。在注册会计师行业,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的跳槽往往会同时带走一些客户,倘若未来有更多的合伙人离开,对瑞华的影响可能会进一步加大。事实上,这仍是潜在因素。

瑞华业务崩塌祸起*ST康得财务造假。

2013年,中瑞岳华与国富浩华合并设立了瑞华。合并之后的2013年,以营收排名,瑞华以24亿元赶超立信、安永和毕马威等会计师事务所,跻身前三甲,当年的冠军、亚军则分别是普华永道和德勤。

“瑞华内部在进行一些人员调整。”一位瑞华内部人士在谈及合伙人退出时向记者表示。

在李松看来,审计行业群雄逐鹿,众多审计机构“虎视眈眈”,意图分得一杯羹。瑞华在品牌价值冲击之下,饱受业内质疑,相关业务的投标也受到一定影响,如果公司业务规模和行业排名进一步下降,未来的路可能会更加难走。

亚索所在的分所到后来,只剩下两个合伙人和少数行政人员,大部分员工去了信永中和。“两家公司之间本来也有些渊源,愿意过去的都过去了,能带的客户都带走了。”

近期,吉林森工、光韵达、和胜股份、坚朗五金、凯撒文化等上市公司均宣布与瑞华解约。

离职潮:上千名会计师跳槽

今年2月底,英杰电气在公告更换瑞华时称,“(瑞华)四川分所负责公司历年审计业务的项目团队,已整体加入信永中和成都分所(个别人员正在办理相关手续)。”

随着客户大量流失,瑞华内部也是“分崩离析”。

2019年至今,近300家上市公司与其解约,上千名会计师“出走”,不断有合伙人退出……

瑞华北京总部的情况又是如何?2019年12月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瑞华总部,相关工作人员称,公司运营正常。

这背后,是瑞华经历的至暗时刻:

曾几何时,瑞华也是风光无限。

不出意外的话,2020年,他本可以成为“审计经理”。但2019年10月,亚索挥手作别瑞华,去了信永中和。

解约潮:上市公司客户从300多家到30多家

塌陷地震发生后,府谷县官方高度重视,立即责成有关部门和所涉及乡镇负责人赶赴现场调查。据现场勘查人员报告,震中位于府谷县三道沟镇油坊渠村和兴伙盘村交界处老虎沟煤矿(停产煤矿)井田范围内;震中周边的采空区地表出现不同程度裂缝,周边土山山崖出现轻微坍塌,周边无人居住,无人员伤亡。(完)

近日,记者以咨询者身份从多位瑞华员工方面了解到,目前公司业务运转正常。在疫情期间,公司的一部分业务是做远程审计,一部分业务是要和企业、社区沟通好再进场。

对于解约缘由,时代万恒在公告中直言,“2019年以来,瑞华所受到证监会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