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实体力度加大、资产质量承压上市银行半年报有喜有忧

在大力支持实体经济的同时,也出现不良贷款“双升”现象——

上市银行半年报有喜有忧

根据已披露的上市银行半年报,六大行净利润降幅较大,均在10%以上;股份行降幅大小不一;城商行则出现分化,有升有降。

“当前,全球疫情持续蔓延,外部输入风险继续冲击国内经济,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面临较大困难。”建行首席风险官靳彦民说。多家上市银行负责人均表示,由于风险往往存在一定时滞,未来不良贷款上升压力依然较大。

——进一步加大预算信息公开力度,增强预算透明度。

随着各家上市银行半年报陆续披露,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的一些新特征、新问题逐渐揭开面纱,可谓“喜忧参半”。

“此外,还要结合贯彻落实条例,继续深化财政体制、预算管理制度等各项改革,不断推动财政改革向纵深发展。”刘昆说。

从信贷结构上看,中长期贷款增量占比有所上升,制造业贷款回暖。截至今年6月末,工行中长期贷款增量占比高达77.5%;浦发银行制造业贷款较年初增加500多亿元,增幅高出全部企业贷款3.4个百分点。

如何应对?工行副行长廖林表示,工行今年上半年计提资产减持损失1255亿元,同比增长26.5%。

从六大行看,今年上半年,中国工商银行实现净利润1497.96亿元,同比下降11.2%;中国农业银行实现净利润1091.90亿元,同比下降10.8%;中国银行实现净利润1078.12亿元,同比下降11.22%;中国建设银行实现净利润1389.39亿元,同比下降10.77%;交通银行实现净利润365.05亿元,同比下降14.61%;邮储银行实现净利润336.73亿元,同比下降10.02%。

“自修改后的预算法施行以来,按照法律要求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我国相继推出了一系列深化财政改革和规范预算管理的新制度新机制。”刘昆说,财政改革发展进一步推进,改革举措进一步细化落实,为修订条例提供了丰富的实践经验,也提供了必要的现实条件。

“下半年,工行将根据政策导向,结合市场形势变化,适时适度调整贷款投放,促进贷款投放与实体经济发展有效匹配。”工行副行长王景武表示。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子源

——进一步深化预算绩效管理,提高资金使用效益;

从已披露的半年报看,受疫情等影响,部分企业风险加速暴露,上市银行资产质量普遍承压。其中,六大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率出现“双升”。截至今年6月末,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邮储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2699.61亿元、2077.45亿元、1983.82亿元、2455.16亿元、962.92亿元、485.31亿元,较上年末分别增加297.74亿元、205.35亿元、201.47亿元、330.43亿元、182.49亿元、56.87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0%、1.43%、1.42%、1.49%、1.68%、0.89%,较上年末分别上升0.07个、0.03个、0.05个、0.07个、0.21个、0.03个百分点。

——进一步规范部门预算管理,提高预算编制的完整性;

根据监管层部署,银行系统全年计划处置不良资产约3.4万亿元,比去年增加1.1万亿元。

“要把预算法及条例规定,逐步细化为具体的操作办法,形成系统化的配套制度。”刘昆说,一方面要积极研究制定完善财政转移支付、政府债务管理、预算绩效管理、国库管理、财政监督等方面的法规规章;另一方面要及时对现行的预算管理规章制度进行清理和修订,细化条例有关制度的具体操作规定和要求。

预算管理必须科学化、法治化。作为财经领域重要法律的预算法于2014年完成修订,并于2015年1月1日起施行。修改后的预算法实施后,预算法实施条例如何修订出台,备受业内关注。

刘昆表示,原预算法实施条例于1995年发布施行,对于进一步深化分税制改革、规范预算管理、增强预算编制执行的科学性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随着2014年预算法的修订,预算管理诸多方面有了重大突破,原条例与修改后的预算法已不相适应,亟需进行修订。

在刘昆看来,新修订的条例严格遵循并贯彻落实修改后的预算法要求,与近年来推行的各项财政改革相衔接,进一步健全完善预算管理体制机制,符合当前“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的要求,有利于全力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

他表示,要坚持远近结合、整体推进的原则,加强系统集成、协同高效,细化各项改革方案和举措,明确时间表和路线图,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进一步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防范债务风险;

抓好条例实施让“钱袋子”管理更加科学精细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资产质量承压,但上市银行资产质量总体“稳中可控”的态势并没有改变,主要指标均处于合理区间,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也在不断加大。上市银行半年报显示,其信贷投向呈现“四大特征”,即新增融资总量突出、信贷结构持续优化、高效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资金触达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愈发精准。

多家股份行的净利润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例如,招商银行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97.88亿元,同比下降1.63%;浦发银行实现净利润289.55亿元,同比下降9.81%。

对此,多位上市银行负责人表示,净利润下滑并非银行自身经营能力出了问题,而是银行认真落实国家有关政策要求,按照商业可持续原则,支持疫情防控、加快风险化解的结果。

截至今年6月末,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达182.4%。也就是说,银行已对可能出现的1元钱贷款损失,从利润中提取了1.824元作为准备。

从新增融资总量上看,国有大行继续发挥着“主力军”作用。截至今年6月末,中行境内人民币贷款新增6412亿元,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同比多增1462亿元,增幅6.1%。

“银行净利润下降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中国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说,一是各家银行均加大了对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增加了拨备计提力度。二是今年前7个月银行向实体经济让利8700多亿元,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利润增长。

刘昆表示,新修订的预算法实施条例是我国预算法律制度体系建设的重要立法成果。

与此同时,为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多家上市银行采取了增加专项信贷额度、提高审批效率、主动让利等措施,为企业纾困解难。

在抓好条例落实的同时,条例的配套制度建设也将同步推进。

七个“进一步”诠释预算管理新规范

半年报显示,多家上市银行出现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率“双升”现象,引发市场关注。对此,多位上市银行负责人表示,这并非银行自身经营能力出了问题,而是银行认真落实国家有关政策要求,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加快风险化解的结果。

推动财政改革不断深化

他表示,要严格依法办事,依法组织财政收入,依法安排财政支出,依法公开预决算、依法接受监督,把严肃财经纪律挺在各项财政财务工作前面,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大力推进预算管理制度改革、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改革和完善转移支付制度、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近年来,我国财政改革和预算管理不断深化。

“条例出台后,各级财政部门、各级预算单位要以高度的责任感,抓好贯彻落实工作。”刘昆说,条例对预算编制、执行、决算和法律责任等均作出明确规定,是各级财政部门和预算单位在具体的预算管理和财务管理工作中必须要严格执行的制度。

——进一步完善转移支付制度,规范政府间财政关系;

针对普惠金融领域,国有大行成绩单依然“亮眼”。具体来看,工行普惠贷款增加1684亿元,比年初增长35.7%,超额完成全年增速40%的序时进度;农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8661.42亿元,较年初增加2738.35亿元,增速46.2%。

此外,在困难群众救助补助资金支出方面,城乡低保金实行按月发放,于每月10日前发放到户;特困人员救助供养资金实行按季发放;散居孤儿基本生活补贴按月发放;价格临时补贴在启动通知发布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一次性完成发放。

截至今年6月末,兴业银行的民营企业贷款较年初增长7.2%,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增长10.70%,已累计为近2000家企业、近20万个人客户办理贷款延期还本付息超600亿元,减免手续费14.64亿元。

——进一步明确政府预算收支范围和编制内容,政府预算体系更加清晰完整;

建立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现代预算制度,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新修订的条例将为加快建立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适应的现代财政制度、更好地发挥财政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和重要支柱作用提供法治保障。”刘昆说。

“预算法形成预算管理新规范,为修订条例提供了细化、实化的基础。”他介绍,条例在修订过程中,坚持遵循上位法规定,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细化预算法有关规定。主要修改内容包括以下七个方面:

——进一步规范预算执行,强化全流程管理;

“喜”的是上市银行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资金投向制造业、基础设施、科技创新、小微“三农”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并通过延期还本付息等措施为受困企业缓解了财务支出和流动性压力,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忧”则体现在净利润大幅下降、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率“双升”,资产质量承压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