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北京市委提议进一步放宽政策让中关村广聚国际人才

中新社北京1月14日电 (记者 刘文曦 杜燕)在14日举行的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全体会议上,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北京市委员会(以下简称民革北京市委)提出,中关村应健全完善外籍人才停居留制度、创新国际人才服务管理模式、推动国际职业资质认证等,集聚国际杰出人才,打造世界科技高地。

据民革北京市委介绍,他们在调研中发现,中关村的国际人才集聚程度与国际大都市相比有较大差距,且外籍人才在京发展存在科研环境尚不完善、创新激励不足、社会保障不完善,以及人文环境和社会生活环境不利于国际人才融入等问题。

他觉得,如何平衡好阅读与拍照的问题确实值得关注,但有书店要求读者必须买书才能拍照的做法或许并不太恰当,还需要继续讨论,找出吸引更多人静心读书的好方法。

“打卡拍照必须买一本书”合适吗?

实际上,这家旧书店的遭遇并不是孤例。如今,国内有不少“网红书店”成了热门打卡地,比如苏州诚品、成都方所、言几又、南京先锋书店等等,读者都十分乐意前往,拍照留念。

书店成为“网红”后吸引大批打卡人群,这种现象好不好?打卡拍照必须买一本书,这样的规定合适吗?

民革北京市委还建议,北京市进一步开放海外人才执业领域,允许具有港澳台执业资格的金融、规划、设计、建筑、会计、教育、医疗等专业人才来中关村开展业务;完善外籍人才创新创业环境,实施个人所得税补贴政策;健全国际人才医疗养老教育体系,放宽外籍医疗机构进入条件;推动国际人才社会融入,营造与国际接轨的宜居生活环境。

那些热门的“网红书店”

有读者表示,书店书不少,主要是打卡好看,大家拍照好看。但耿直的书店老板王米渝却直接抱怨“过去一个人都没有拍照,都是买书的人。”

2016年中国公安部发布支持北京创新发展的20项出入境政策措施(简称“北京人才20条”),为中关村创新创业外籍华人提供长期居留和永久居留政策便利。

同时,还有人认为,通过打卡拍照,让这家旧书店变成“网红圣地”,也能让更多怀旧的、喜欢读书的人知道这里,来这里读书,所以不算是坏事。

网络可以无限,下笔不能无边。网络空间是人们共同的“精神家园”,而不是某些人的“自留地”。放任网络谣言等“毒草”疯长,最终会把网络空间搅的乌烟瘴气,损害绝大多数人们的合法权益。对于肆虐的网络谣言,从防控疫情的角度考虑,相关部门也绝不能任其疯狂传播。本着维护人民群众利益的原则,必须依照法律打击这些谣言,压缩、消除谣“信息病毒”生存的空间。

出版人三石关注实体书店转型问题多年。他认为,“打卡拍照”这对实体书店本身是个好事,因为意味着有了知名度和影响力。

防控疫情,每个人都不能缺席。面对一些“理论上”似乎“完全正确”的“谣言”,我们必须练就一双慧眼,必须做到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疫情面前,保持有序、安定,这才是我们的正确姿势。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我们每个人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防控的每个环节不出现疏漏,就一定能够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北京市要进一步放宽外籍华人申请永久居留的条件。”民革北京市委建议,北京市应健全完善外籍人才停居留制度,进一步放宽外籍华人申请永久居留的学位要求和工作年限要求,“学位要求从博士放宽至学士,工作年限由4年放宽至2年。”同时,放宽优秀国际学生在中关村工作的学历要求;缩短永久居留资格居住年限要求;延长外籍人才停留时间等。

“书店可以通过阅读推广及一些文化方式,让原本只想‘打卡’的读者因此自发进行消费。”三石说,当然,消费的可能是图书,更可能是文化创意产品。

最近,一家已经开了十多年的旧书店火了:独特的“凌乱”风格吸引了众多来拍照打卡的市民和游客,有时需要排长队才进得去。

不久前《扬子晚报》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天津的滨海之眼,是近几年国内风头最盛的公共图书馆,据新闻说,2017年10月开放以来,以其新颖的结构吸引了近180万游客。

去书店打卡拍照必须买书?书店老板的这条规定很快登上热搜,并引发讨论。

从一段视频画面中可以看着,书店不大的空间内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有的地方甚至一本接一本几乎摞到了天花板。书的种类也很多,有报刊、连环画等等。

如今,“颜值”确实也成了许多书店重视的要素,店内装潢新奇,自然引来了不少拍照的人。比如位于北京前门的Page One书店,便曾凭借漂亮的设计刷了一波屏,相当吸粉。

当然,也有网友质疑,如何界定打卡拍照的界限?来看完书后,想拍照留念算不算?而且,去打卡也可能只是单纯喜欢摄影。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谣言就是谣言,最终会被人们认清其面目。但正值疫情防控关键时期,谣言肆虐极易引发社会恐慌,给疫情防控工作带来严重干扰。比如,在谣言面前,有些人手足无措,甚至轻信谣言“鼻子抹香油”来预防病毒感染。还有人听信谣言,盲目囤积生活物资。如若放任谣言传播,后果甚至比疫情本身更加可怕。

疫情关乎生命。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人民战争面前,我们每个人也都时刻关注着战场形势的变化。事实上,从捐款捐物到祈祷加油,我们每个人也都在为抗“疫”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但令人遗憾的是,自疫情发生以来,个别网民编造传播虚假病例数据等谣言,让“信息病毒”蔓延。

在相关热门微博下的评论中,许多网友都支持书店老板的举动,认为那些去书店只是拍照发朋友圈、短视频的人,实际上影响了其他真心想看书的读者。所以对只顾拍照的人应该有一些约束。

然而,一边是拍照打卡的人群,一边是一些读者并不太好的阅读体验。有读者对记者表示,曾去过上述网红书店里的一家,正认真选书,结果里面好几个人各种摆造型拍照,自己只能不停躲镜头,最后书也没买成。

“规定必须买一本书的话,那些只想拍照炫耀的人可能就不会来了。”有网友认为,老板提出这条规定,其实是无奈之举,只是希望为爱书人营造一个好一点的阅读环境。

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好,“书店是传递知识的场所”,打卡拍照固然可以有,但毕竟无法代替阅读和文化交流。或许,如何令书店自身价值发挥更大作用,才是更应该思考的问题。(完)

成为“网红”的旧书店

据报道,目前书店已保存上万册旧书,老板规定打卡拍照的人必须买一本书作为互动,也是希望提醒年轻人少看点手机,多看点书。

公开是最好的防腐剂。让网络谣言失去存在土壤,加大信息公开力度至为关键。疫情爆发以来,相关疫情信息依法依规向社会公布。遏制网络谣言,无形中鞭策着我们要加大信息公开力度,充分运用网络便捷快速的功能,将准确的信息及时传达给广大群众。多一些基层宣传“大喇叭”,多一点“土味”浓郁的防控疫情方式,网络谣言就少了一份生存的空间。

此外,民革北京市委建议,北京应依托中关村行业协会,联合国际职业资质认证协会,开展国际职业资格证书考试认证以及鉴证服务;探索开展文化创意、高新技术、现代服务业等领域专业资格国际认证工作,助力中关村成为国际专业组织集聚地、区域服务中心和国际服务高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