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聚集性发病专家两周内小范围出现2例或以上病例

什么是聚集性发病?专家:两周内小范围出现2例或以上病例

人民网北京2月28日电(王国菁)什么是聚集性发病?2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新冠肺炎防控和治疗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会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表示,新冠病毒感染中,聚集性发病的定义强调在两周之内小范围,比如办公室、家庭、班级等范围内出现2例或者2例以上有发热或呼吸道症状的病例就叫聚集性病例。

“对这样的病人要进行关注,如果有其他临床表现就可以进行核酸检测,及时发现新冠病毒感染。”王贵强称,聚集性发病是临床上症候群监测重要的一个术语,传染病监测过程中通过一些症候群、聚集性发病来判断可能的传播风险。

赵珺延从印尼收集的口罩。 本文图片均为上海黄浦区供图

主动请缨担任“口罩搬运工”

带回五个行李箱1.5万只口罩

王贵强表示,症候群监测是传染病非常重要的一个预警系统,我们监测聚集性腹泻,可以发现消化道传染病可能的风险。上吐下泻的病人聚集性发病了,可能是食物中毒等,要进行监测。所以聚集性病例对传染病监测是至关重要的。

赵珺延和妈妈通话:“我已经是中学生了,我是中国人,这个困难时刻,尽我所能为国家出力,为家乡做点事,义不容辞。”

为了将尽可能多的口罩运送回国, 赵珺延撕去口罩包装以减少占用空间,1.5万只口罩被硬生生地挤入5个24寸行李箱。5个行李箱是他所能承受的最大运输力量。

正一筹莫展之际,赵珺延提出:“舅舅,让我来吧。我坐飞机运回中国去。”

1月份放寒假了,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工作和生活的舅舅游和洲,邀请赵珺延去当地度假。

舅舅游和洲有些迟疑,当时国内疫情形势日益加重,开学也延期了,此前自己因为忙于搜集口罩,还没空带外甥游玩。

赵珺延的妈妈也因为开学延期而更改了机票时间,希望孩子在雅加达多待一段时间,2月10号后再回国。

新黄浦实验学校老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赵珺延是该校八(2)班的班长,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平时乐于助人,很受小伙伴们的信赖,他一直以来都勇敢有担当,这一次只身从海外“人肉”背回口罩,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非常时期,15岁上海好少年上演了一出“千里走单骑”,大智大勇的故事成为了学校进行责任教育的好素材,学校已将赵珺延的事迹在同学中进行了传播,希望更多的同学以他为榜样,心系祖国,勇于担当。

赵珺延和家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们只是做了作为普通中国人应该做的事。”

2月4日早上7点,赵珺延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过海关的时候,腼腆的他找到几个好心人帮他一起出了关。本来他打算守着行李箱,然后给快递公司打个电话,快递员会来直接把货物拉走。可是工作人员告诉他,要自己把货物拉到机场的预定集合地。他立刻取出手机查定位,距离目的地有500多米。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韩晓蓉

面对着5个大箱子,赵珺延很为难……最后,他找来两辆推车,将5个箱子搬上了车,一鼓作气推起了两辆推车,可是总有一个箱子不听话,不停地往下掉。他只能推一辆走一段,再回去推另一辆……就这样,500多米的路程足足走了半个小时,5个行李箱终于成功搬运到了机场外围。

妈妈游小敏被儿子打动了,虽然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对小小男子汉的信任,2月2日印尼政府发布通知2月5日12点开始关闭中国往返的所有航班,时间紧急,游小敏赶紧帮儿子抢回国机票,终于抢到了一张2月3日23点的机票,事后才知道,这已是目前印尼飞往中国的最后一架航班。

1月18日,赵珺延从上海坐飞机飞往雅加达,打算开始他的寒假之旅。然而到达当地没有几天,就传来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也影响到了他们的家乡温州苍南。

作为一名旅居海外的华侨,游和洲心系祖国和家乡,为在第一时间抢购口罩,他放下原本的外贸生意,组织员工以最快的速度紧急搜集苏门答腊岛、爪哇岛、苏拉威西岛、加里曼丹岛等岛内的医用口罩,1月23日起,仅用两天时间,就收购了2万多只口罩,准备捐给家乡的温州市苍南县人民医院。

赵珺延第一时间联系了快递速运,2小时后,这批物资终于奔向了家乡苍南。

在舅舅的帮助下,赵珺延托运了这5个24寸行李箱,独自一人踏上返乡的航班。

收购的口罩整装待发时,他们碰到了难题:因为运费极其昂贵,最好是有人坐飞机带回国内,但面对此时疫情形势严峻的中国,当地无人愿意担此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