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岁华人大妈参加印尼大选投票(图)

中新网雅加达4月17日电 (记者 林永传)17日,印尼全国假日。这一天,约1.92亿印尼选民在全国34省的80万多个投票站投票选举新一届正、副总统,国会议员,省级议会议员,县级议会议员和地方代表理事会成员。各级议员总席位达2万多个、候选人有24.5万人。是次选举被媒体和专家称为“史上最复杂之单日选举”。

图为刘大妈在家人和选务人员帮助下将小手指染蓝,表示已完成投票。林永传 摄

应该改变成恋人想要的样子吗?

闺蜜约我去撕小三,你去不去?

爱上好朋友的恋人要不要追?

要不要牺牲贾玲救大家?

领导犯傻要不要告诉他?

一个月后是世界末日,当局应该公布还是保密?

这是不是一个看脸的社会?

为了成功,接不接受潜规则?

漂亮女人该拼事业or男人?

前四季节目组几乎找遍了全国“最会说话”的新人,新奇葩的出现也随之越来越难。节目组决定换一种方式找人。为此,《奇葩说》选角组在第五季的时候,走到五个城市进行线下海选,并通过线上平台、经纪公司及素人报名,历时长达半年,征选到100位新人为节目补充新鲜血液。节目中人气颇高的詹青云和庞颖都是海选中的高分选手。这一季,节目组将线下海选扩大到七个城市,还将搜索触角伸到了欧洲,发掘到不少留学生选手。

遇险伴侣逃跑原谅吗?

前任婚礼到底要不要去?

长生不老是不是一件好事?

工作遇到讨厌的人,以牙还牙还是不一般见识?

高学历女生做全职太太是浪费吗?

买房or不买房,哪个更幸福?

伴侣找恋爱经验多的还是少的?

朋友圈要不要屏蔽父母?

图为刘大妈进入填票区。林永传 摄

份子钱该不该被消灭?

是否接受开放式婚姻?

人到30岁是做稳定的工作还是追求梦想?

图为刘大妈在家人帮助下投票。林永传 摄

图为刘大妈一家完成投票后,在投票站前合影。林永传 摄

该不该催好朋友还钱?

小朋友被欺负了,应该打回去还是告老师?

在第六季前几期节目最大的卖点莫过于“老奇葩归零”了,邱晨、肖骁、颜如晶、黄执中这些辩手纷纷又站到了第六季的舞台上,和海选上来的新辩手们同台竞技。但目前来看,新奇葩还没有一个能成为当年肖骁或是詹青云一样的“人气王”。节目组对此表示,期待新奇葩在节目中后期迅速成长起来。

奋斗城市污染严重走吗?

爱上人工智能算不算爱情?

图为刘大妈在家人陪同下走向投票站。林永传 摄

好朋友的恋人出轨,你要不要告诉好朋友?

该不该看伴侣的手机?

刘大妈的儿子、年近8旬的田锦堂对记者说,今年大选,华人的投票热情很高,很多行动不便的老人家都主动要求家人带他们前来投票,体现了印尼华人参政的意愿正不断增强。(完)

我不生孩子有错吗?虚伪是好事吗?

婚后遇见此生挚爱,要不要离婚?

上司该不该列为发展对象?

有后东和无后米谁该进核电站?(核电站爆炸东博士和米博士可以处理。东博士已结婚生子,米博士仍旧单身,进入核电站解决问题就意味着牺牲的可能。选择谁去?)

同事能力弱,力不力挽狂澜?

没有爱了要不要离婚?

“最会说话”的新人很难找

女性专属停车位是不是歧视?

结婚在不在乎门当户对?

整容会帮你成为人生赢家吗?

跟蠢人交朋友你是不是傻?

恋爱中要不要有备胎?

图为刘大妈抵达投票站。林永传 摄

你和你的伴侣颜值分别是98or2,你选?

穷游是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奇葩说》是否在追求变成一档越来越严肃的节目?对此,节目组表示,《奇葩说》的内核一直没有变,节目的底层价值观从来都是包容和有趣;节目不刻意追求“严肃”,《奇葩说》是一个综艺节目,有意思更为重要,“从这么多季的经验看,说话这件事最重要的还是打动人心。”

“我这是为你好”是不是扯?

从第一季开播至现在,《奇葩说》的舞台汇集了多种职业的选手,大学教授、网红、作家、编剧、说唱歌手、学生、脱口秀演员等。《奇葩说》到后几季,留到最后的往往以学霸、有辩论经验者居多。傅首尔曾经在第五季后半程节目中描述双方的阵容:名校、高知、老师、文化人、教授、博士,以及她。

人类要不要发明时光机?

准婆婆有太后病,该不该悔婚?

老婆收入比我高三倍,还该在一起吗?

该不该刷爆卡买包包?

辩手杨奇函和许吉如。

做人到底该不该省钱?

丑闻主角就活该被万人虐吗?

记者在设于雅加达唐人街的第010号投票站偶遇105岁的华人大妈刘甘娘的投票过程。鼻中插着呼吸管、讲不出话但意识清楚的刘大妈由家人推着轮椅带到投票站,登记、领票、填票、投票、染手指,在家人的帮助下,刘大妈按程序完成了她的投票。

世界需不需要超级英雄?

要帮爱人一键恢复记忆吗?

外卖小哥惹毛我投诉吗?

你选择大城床还是小城房?

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你更不能接受哪个?

消灭谎言的科技该支持吗?

该不该向恋人坦白恋爱史?

除了辩手的学历越来越高,从赛制上,第五季开始,每期节目中输掉的一队中将会有一人被淘汰,这样的赛制也让《奇葩说》从“轻松散养”式的“表演赛”过渡到更为紧张激烈的辩论淘汰赛。

分手后还能不能做朋友?早恋该不该支持?

剩男剩女该不该差不多得了?

撒娇的女人会好命吗?

十年后不在一起还追吗?

伴侣的钱是不是我的钱?

《奇葩说》走到了第六季。马东、蔡康永、李诞、薛兆丰、罗振宇等继续坐镇导师席,肖骁、傅首尔、黄执中、颜如晶、邱晨、詹青云、杨奇函等“老奇葩”悉数回归。日前,新京报记者专访《奇葩说》节目组,了解到辩手的寻找经过和节目制作初衷。

女生该不该主动追男生?

结婚该选择爱你的人还是你爱的人?

是否愿意做单身妈妈?

异性闺蜜是不是谎言?

图为刘大妈示意家人如何投票。林永传 摄